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详情

【津云新闻】他为何独腿送餐?

2019-10-08 10:07:12

左手拄着“铁拐”,右手腕上勾着外卖的塑料袋,停放好电瓶车,他推开单元门,上了楼梯,一气呵成——7楼,只花了41秒!

创造这个上楼速度的竟然是杭州街头一名独腿外卖小哥,而这样的速度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。

穿梭在杭州余杭区的大街小巷,“奔跑”在各个写字楼、住宅区,这样送餐的日子,王建生已经持续了3年多。



这段视频火了


在杭州余杭区的外卖小哥中,王建生是最特别的一个。去年11月,有人拍摄了一段他送餐时的视频,发布后,这段视频火了,让很多人认识了他。

视频中,左腿残缺的王建生一手拎着外卖,一只手拄着拐杖,仅用41秒“跑”上了7楼。

一根10块钱的铁管,花了15块钱焊了一下,这根比拇指略粗的拐杖成了王建生的第二条腿,也给他的手掌磨出了厚厚的老茧,拄着这根拐杖,王建生走路的速度丝毫不比常人慢。

王建生今年38岁,幼年时因烫伤造成左腿膝盖以下残缺,他已经在杭州生活了十多年时间,2016年7月,王建生成为了杭州余杭区的一名外卖小哥。


公司没有给王建生规定工作时长,因为想多跑单,王建生给自己制定了每天15个小时的工作时间,每天,王建生从早上8点送到下午3点,中午回去休息,再从晚上8点送到凌晨4点,订单多的时候,王建生一天能接50多单,每天跑单100多公里,每一单大约能挣七八块钱左右。


到外面去看看


王建生出生在四川省达州市的一个偏远山村,在他的记忆中,他从小就是爬着走的,只听家里的长辈说,那时候他还没有满月,一次火灾烧毁了一条腿。

王建生小时候生活得很苦,他一岁多的时候,父亲病逝,妈妈拉着他和哥哥妹妹艰难度日。

“那时候没有什么太强烈的东西,就觉得一天回家吃饭,饭里面的土豆红薯少一点,米饭比较多一点就开心了。”王建生记得,小的时候吃的一颗糖果,他吃一点就包起来,慢慢吃了三天才舍得吃掉。

少年时,王建生的学习成绩很好,他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,可是厄运再次降临,1997年,妈妈因病去世,那一年,王建生16岁。

母亲去世后,王建生决定到外面闯荡,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“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喊着,一定要跑出去看一看,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得这样。”


居无定所


2003年,王建生来到这里,在杭州的几年中,王建生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,他卖过水果、摆过烟摊,捡过纸板,睡过桥洞。“那真的坎坷,吃了早餐,不知道晚餐在哪里,今天吃了,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。”


王建生说,因为腿有残疾,老乡建议他去要饭。“别人指指点点的,说你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怎么不去找工作,还有的人就说你这样子也太可怜了,你爸爸妈妈怎么不管?有一个阿姨跟我说,你这腿是怎么弄的?难道是你妈妈弄的?一下就刺到我心里了,我就不开心了。”王建生说,那一刻,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“觉得那些人的话像洪水猛兽,一下就把我淹没了,特别压抑的感觉,只想往外跑。”


虽然身有残缺,但王建生却是个要强的人,他想得到别人的尊重,想努力自食其力,但是,对一个残疾人来说,找工作谈何容易。“本来看到人家写着招工启事,可是我一去就说招满了,不要我。”


那几年,王建生没有稳定的工作,居无定所,到处流浪。


成了外卖小哥

一天晚上,王建生在捡废品,遇到了这个给他生命转折点的引路人。

“他问我不能找其他工作吗,我说找了,但找不到,他问我能跑外卖吗,能吃苦吗,我说能。”路人推荐王建生去做外卖小哥,2016年7月4日那天,是王建生成为外卖小哥的日子,这家客流量大的商家,看到独腿的王建生来,老板有些诧异。

“我想他不行的,他怎么送外卖,一开始我们不相信他行。”

“我说先让我试一下,我跑几单,如果说我实在太差了就放弃,我先交些押金,如果我跑单的时候有什么损失,我用押金赔。”王建生说。

送外卖的第一单,王建生跑得很顺利,得到了店家老板的认可,这一天,王建生成为了一名外卖小哥。



从“菜鸟”成优秀骑手

做外卖小哥的第二单,王建生就遇到了麻烦。

那天,王建生接到一个送往杭州开发区的外卖,开着导航足足找了2个小时,严重的超出送单时间。到达楼下时,他花了10元钱买了两瓶饮料,刚见到客户,便一个劲的向人道歉,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刚刚入行,对路不熟悉,耽误你的时间了,这是我的心意,请你收下,真的很对不起!”对方看到了他的腿,又见他态度诚恳,便体谅的收下了饮料。

这次的超时,让王建生重新判断了工作的难度,他一个星期没有接单,每天骑着电瓶车熟悉街道路径,并把街道名称和路径都记到本子上,一个多星期后,他渐渐熟悉了道路。

为了证明自己和正常人一样,王建生比别的外卖小哥付出了更多的辛苦。

外卖订单是公司系统派单,派单一视同仁,不会因为王建生而特殊照顾,很多时候,王建生都会接到需要爬楼梯的外卖订单。很多小区不让进车,走进小区,走上楼梯,还要赶时间,这对普通外卖小哥都很吃力的,可王建生都坚持要送到楼上。

每到雨天、雪天都是外卖订单多的时候,可是路滑是王建生要是克服的另一个困难。“下雪后马路上的减速带特别滑,我们骑电瓶车特别容易摔跤,尤其我只有一条腿,下雪天我摔过无数次跤,屁股摔麻了,还得坚持继续去送。”

王建生的努力和坚强得到了回报, 2019年,公司年度大会上,在390万外卖小哥中评选中12个优秀骑手,王建生就是其中之一。

王建生说, 做外卖让他得到了自信和自尊,更让他获得了自我价值的认同。


城市的温度

王建生的手机里,有一些信息他一直不舍得删掉,这些信息都是顾客给他的肯定或鼓励。

有一次,他送餐给一位女士,女士接过外卖就关了门,却又很快追了出来,非得额外塞一点感谢费给他,说是“因为感动”;

有一次,他给一位醉酒的客人送餐,客人一见到他,似乎醒酒了,还连声跟他道歉,自责不该让他送餐到楼上;

还有一次,世界杯期间他给客户送烧烤,客户看到这位有些特别的外卖小哥,先是有点吃惊,然后纷纷招呼他进屋一起看球。

王建生说,这样暖心的瞬间太多了,这些温暖的话让王建生体会到了这个城市的温度,感受到别人的温暖,王建生也成为了一个愿意去帮助别人的人——送外卖的时候帮其他外卖小哥代送,遇到迷路的小孩帮忙寻找家人,碰上夜晚醉酒的路人帮忙找来朋友,发现突发疾病的老人叫来救护车……


王建生感受到社会满满的爱,他更希望通过自己的改变,能感染更多的残疾人勇敢走向社会,也能得到社会的接纳和肯定。


新的挑战

王建生独腿送外卖的经历被报道后,很多爱心人士向他援助之手,要给他安装假肢。

因为王建生左腿膝盖的残肢无法伸直,安装假肢前必须进行手术处理,手术之前,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医生进行了多次会诊,拿出了两套手术方案。两种方案的不同之处是,第一种花费较多,治疗时间长,但如果手术成功,可以保留王建生膝关节的活动能力,第二种虽然简单,但没有膝关节,即便装上假肢,行动也不会太自如。

有人提出愿意帮助王建生,他可以选择第一种治疗方式,费用全包,等恢复好了再给他提供工作,这对于王建生来说,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,但是,王建生却拒绝了。

“人家凭什么给你提供机会,如果没办法去回报人家,我内心会感到不安。”王建生选择了简单的手术方式。

截肢手术后,恢复了一段时间,王建生来到假肢厂安装假肢,那一天,他感受到了双脚踩在地上的感觉。“一下子就像人家说,吸取大地的力量,这种感觉就很舒服踏实。”

穿上假肢走路并不像想象中容易,王建生练得很苦,支持他的这份坚强的,是他想要尽快回到工作岗位的动力。经过康复中心的复健,他重新回到了外卖员的岗位,也穿上了一直想穿的牛仔裤。


2019年2月25日这一天,穿上假肢的王建生重新穿上外卖制服,戴上头盔,骑上电动车,恢复了送餐工作。


王建生目前依然处于恢复期,走路还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平稳快速,送外卖的速度比以前慢了,对王建生来说,要适应这个“新伙伴”是一次新的挑战。“这是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一种挑战,也是对我当下生活环境的挑战,同时也是承担责任的一种挑战,我担负着给所有残疾人做榜样的责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