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详情

【大创意】武汉行记:连接起这座空城的每一个2.6公里

2020-02-28 14:35:32

2020开启了一个新的十年,每个人用不同的视角审视这非同寻常的开年。


2020年1月20日,钟南山院士首次宣布武汉不明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。


面对一场没有预演的全国性危机,没有一个人成为旁观者,所有人都在这场事件中找到了角色。

 

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,武汉封城。

市内所有交通工具停运;

所有私家车禁止上路;

所有人尽量不要出门;

小区封闭管理;

......



口罩、酒精买不到。

吃饭,成了问题。

 

空城,逆行。

似乎是一个属于勇敢者的游戏。



这座空城,被「隐形勇敢者」的电动车灯点亮了。


他们用无以伦比的力量,

为一座被封闭的千万级人口城市,

保障基本生活供应。

 

2月,我们联系到即时物流平台——点我达,采访了数位武汉的「隐形勇敢者」。




他们有的在春节留守,在疫情中也在坚持跑单;有的回不去老家,只能留守当地;有的肩抗家庭重负,只能选择继续工作;有的地方因为没人跑,必须有人顶上……

 

从他们的口述中,得以一窥封城后的武汉,以及在各地努力生存的每一个普通人。


 


“顾客关着门在里面说了句:现在非常时期,祝你新年快乐!”


点我达 武汉骑手 鲍飞 31岁

 

我是武汉江夏区人,对我而言,全年无休,过年和平常一样,疫情来了也一样。

 

很多人在这种时候出来跑单,都是为了生活。而现在,其实也是大家最需要你的时候,就应该去帮忙。这一点,我深有体会。

   

我做骑手2年。

 

大儿子几年前被确诊为自闭症,妻子辞职在家照顾他。我原来在一家汽车企业工作了6年,为此也停薪留职。原来也算小康家庭,有房子有100多万存款。但为了治疗大儿子,300多万,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房子也卖掉了。现在全家租房子住,每个月500多块房租。



做骑手比较自由,家里有事情的话,我也能够兼顾一点。

 

困难遇到多了,紧急的时候能够有人帮助,真的是救人一命。

 

近1个多月时间,我都在送盒马的订单。疫情来了之后,很多顾客足不出户,配送难度加大了很多。因为很多人点盒马,而且份量都不小。

 

刚开始管控没那么严的时候,会送到顾客家门口,让顾客开门拿,但是有的时候顾客开门,看你的眼神,都像病毒一样,还挺难受的。后面小区管控很严,我们不能送进小区里,但总有顾客不愿意出门拿货。最后硬把订单取消了,这一单就白配送了。

   

当然也遇到过很多好心的顾客。1月29日,给顾客送到家门口,顾客开门,把一个红包和一瓶王老吉放地上,拿了货物关门,在里面说了句:现在非常时期,祝你新年快乐!

 

能记很久。


对于在武汉的骑手,心理波动都挺大的。经常有各种谣言出来,大家都很恐慌,一度我所在的店里就只有我一个骑手了。我也害怕疫情啊,但是想只要自己做好防范,戴好口罩,每天消毒,应该问题不大。有时候给顾客送完一单,我都会用消毒液给双手消毒,有时候甚至也给顾客消毒。

 

其实我不害怕自己送餐过程中会感染,就是害怕传染给家里人。我们家两个孩子,还有我妻子和母亲。我现在在家也戴着口罩,睡觉也戴着,就怕万一传染给家里人。

   

其实他们是极力反对我出来跑单的,我父亲差点要和我干架。我一面劝着他,一面偷偷出来,9点跑盒马,5点下班后再去送外卖到凌晨。商家关店多,订单不太多,但是单价高。



现在整个武汉都是空荡荡的,很多时候路上一个人都没有。我也没有陪家人,有一种莫名的孤单。



 



“大家都那么努力了,我是不是也应该多努力一点,尽到自己的责任。”


点我达 温州骑手 王光赫 32岁

 

我是福建南平人,妻子是温州人。这几年生活在温州。我一直在温州瓯北新区这一块跑单,一般从上午10点到凌晨2、3点。

 

因为疫情,瓯北新区封了,没法跨江了。再后来瓯北基本上封村,店也关了很多。很多骑手慢慢没办法出门了,我大概跑到了2月3日,就彻底出不去了。


随着确诊病例越来越多,能感觉到大家开始恐慌,村民都非常紧张。我1月28日去买了消毒液,但是已经买不到口罩了。还好因为跑单天气冷,会在药店买一次性口罩防寒,囤了些。




因为关店多了,高峰时期,仅剩的商家做不出餐,有时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。但想着有人要吃啊,只能先送完其他的,继续回来等这个单。商家的防护也多了很多,像订单比较多的一家炸鸡店,员工都会戴口罩、帽子和手套,柜台也拉着帘子,让我们保持距离。

 

超市、便利店的订单,都涨了10多倍,占比很大。

  

没办法送到小区里,就让顾客出门拿。一般顾客都挺配合的,他们有些也会备注放在家门口,都很好说话。有些顾客不方便出门,会备注让我们买口罩、烟、酒或者生活用品。口罩基本买不到,但其他能买到的,尽量帮忙买了,一起送过去。


封路带来了很多障碍,因为瓯北很多胡同,小胡同封掉了,绕大路比较远,客人等的时间也比较久。

 

大概1月29日晚上,有一个女孩点了份饺子,我给送过去,那里是厂区改造成的住宅区。到巷子口,里面有7、8个村民在聊天,他们看到我,反应很大,一直在赶我走,说这不是我能来的,还开始不断辱骂我,威胁要打我。我只好打电话给顾客,让她出来到巷子口取餐,顾客可能是喝醉了,下楼时间比较久,我等了10多分钟。这期间,几个村民一直在辱骂我。

 

想想虽然难受,但也能接受,因为我们是一直流动的人嘛。

 

但其实我自己防护措施是比较到位的,有常备的口罩,和顾客都会保持距离。我父亲说不要眼对眼,这样跟人说话的时候,口水就不会喷到眼睛里。后面我还买了护目镜,一次性手套,酒精。我真的挺注意,挺小心的。

 

我给瓯北中医院送过几单,大概是1月27日、28日的时候。一般情况下,医院的电梯很难坐,很难等。但那个时候,医院基本上只有医护人员。餐都是给一线的护士送的,他们会点一些吃得比较快的食物,面或者粥之类的。基本都是下午两三点或者晚上八九点的订单,都是过了饭点了给送过去。



给酒店也送过几次。有一次,我送一单到维也纳酒店,里面的民警说,酒店被征用了,需要收留返乡人员进行集中隔离,为了保护我们都不能进去。我联系了顾客,把餐给了里面的工作人员。

   

1月30日晚上,有一个炸鸡订单送到罗湖大街,我打电话的时候,听到顾客一直在咳嗽,40多秒时间,他几乎没停过。我当时挺担心,想要不要把这个顾客的情况告诉外面岗亭检查的民兵。想了很久,最后出门的时候还是和负责量体温的人说了情况。非常时期,大家都那么努力了,我觉得我也应该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他们,排除疑虑。他们后来就上去检查了。

 

疫情来了之后,很多留守的骑手也不送了,有些是家人反对,有些是村里封路出不来,当然随着商家关店越来越多,订单也少了。有些人坚持送,因为需要养家糊口,但是人少了送不快,需要顾客多体谅。



我所在的一个群里大概只剩下10多个人还在送,我们会共享一下路面封路情况。路上碰到了也就只打一声招呼,不会像之前那样,没单的时候坐下来聊会儿天。

 

现在出来工作,第一目的,说实话,就是为了赚钱。但是我们大过年的在这里跑单,也是在为社会做贡献啊,这样堂食少了,大家也不会聚集在一起,更安全。


我妈妈说不要跑了,钱不重要,等这个事情过去了再跑,钱赚不过来。父亲也不想我出去跑,但他知道我的难处,话到一半也没说出来。妻子还算比较支持,就让我早点回家,要回家吃饭,每天在外面多注意。



其实谁会不害怕这个疫情呢?

 

我们每天在外面,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问题,我主要担心家里人,如果他们生病了,那就是我的过错了。我们现在都分开吃,分开睡。我在充电瓶车的房间将就睡。每次吃饭,都让我父亲端一份饭菜出来,在家门口随便吃一点。以前家里人一起吃,有说有笑,我和儿子也趁机相处,现在和儿子都没办法接触,他总是说,爸爸多陪陪我。


每天出去跑单,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但是我今年三十多,身为儿子,身为父亲,身为丈夫,不得不承担家里责任。这段时间,感觉到身边的人很害怕很恐慌,他们的情绪带给我的感觉,就是人的生命很脆弱。

 

只要家人支持我,一切都会过去。


 






“等餐的2个小时里,我在想,这个一千万人口的武汉城里,到底还有没有人呢?”


点我达 武汉骑手 何泉泉 38岁

 

我是江苏徐州人,武汉定居,在这个城市生活了20多年。本来打算春节配送完,再和妻子女儿一起回老家,但没想到后面封城了。

 

疫情来了,很多时候也会担心。现在商家和我们都是无接触,商家门口都拦上了不让进出,在门口摆一张桌子,我们在那里拿餐。


刚开始的时候,小区管控没那么严。老小区很多没人管,也没电梯,还是要送上楼。我基本上都放在顾客家门口,做到无接触。碰到的保安、顾客都比较平和,对我们都很和善,一般让我们放在门口那个指定地方。




现在顾客下单,点的餐量都很大。很多人不愿意出门买早餐了。一般都点粉啊,热干面啊,再带上很多馒头、花卷之类的,能够多吃一天。

   

单量少了,但是单价变高了。我听一个骑手说,他送一些帮送订单,光送菜,一天就送了几百块钱。有些帮送订单,让你帮忙买,再给不少小费。我有一次接了一个订单,备注让带瓶酒,酒30来块钱,顾客给我支付宝转了50元,说剩下的给你买口罩。

   

我基本每天出门会带2、3个口罩,进家门前用医用酒精全身消毒,然后在门口站半个小时后再进门,外套衣裤丢到外面,摘口罩,洗手,再洗澡。

   

家里人都不想让我出去跑,说管他多少钱呢,这个时候就别出去了。我会安慰他们,让他们不要担心。妻子女儿每天也会问我,在外面有没有接触人之类的,我都告诉他们没有,一切都正常



现在出门,街上都碰不到人,只有偶尔看见环卫工人,他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啊。我和其他骑手现在也不扎堆了,大家在群里问一下,你在哪个区域跑,我就到另一个区域,分开跑,也能够为更多区的人服务。

   

就是跑单跑久了,整个城市,让人感觉太孤单,太吓人了。

 

有一次啊,我5点起床,想着去跑早餐单,结果大多数商家7点才开门。等在外面的2个小时里,我一直在想,这个千万人口的武汉城里,到底还有没有人啊?


 


“如果大家都不来做的话,那武汉就真的瘫痪了。”


点我达 武汉骑手 周志勇  44岁

 

我是湖北仙桃人,武汉定居。

 

我每天从早上跑到晚上1,2点钟。现在没有时间限制,更好跑单,路上车也少。大部分订单都是放在小区门口,除了极少数不通情达理的客户要求送上门。客户们大部分会说感谢,也会给好评。骑手们之间会相互交流哪个小区确诊病例多,让大家注意。   




我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,别人看到会离得很远,这个心里比较难受。

 

现在的武汉,外面跑的六七成都是骑手。骑手虽然是社会的最底层,但也在为社会做贡献,买菜送餐。希望顾客能多理解一下,骑手们冒着生命危险送餐也不容易,他们也有家庭有父母,也怕死。

 

对我来说,虽然也会害怕,但既然选择了这一份职业,就要好好做到。如果大家都不做的话,武汉就瘫痪了。

 

家人春节前就回老家了。我本就想趁过年人少好好熟悉一下武汉,来年送外卖能更熟悉一些,没想到遇到疫情这么严重。家人不赞同自己这段时间跑单。但我白天感觉还好,到了凌晨两三点,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,就会觉得害怕。



送外卖的时候收到了很多好心人给的口罩,目前陆陆续续十多个了。印象最深的是一天晚上8、9点钟,有一单送到江汉区要过武汉大桥。有个开车的小哥,应该是疫情志愿者,他从车上下来,给了三个n95口罩,说你们也不容易。想到这件事情就觉得很暖心。


 






”现在没送单,对我来说算是失业了吧,担心时间久了,会有金钱压力。只能每天待在出租屋里的日子,整个人要废了,主要就是吃,睡,看新闻。

好久没有这么在家待过了,感觉把过去很多年没有休的假期,一下子全休了。  "

 

——点我达 武汉骑手  柯昌武 41岁

 


”很多骑手都不来跑了。

 

有些是小区封锁了出不来,有些是家里不让跑,有些是自己害怕不来了。出来的,要不是家庭情况被迫的,要不是家里待不住的。当然,我们这些坚持着的,多少也是因为有责任心。

我妻子孩子很早就回了老家,只剩下我一个人,心里顾忌就少一点。当时站长联系我,缺人问我能不能跑,我们之前关系好,我自己也有经济压力,就出来跑了。

送单的时候,还是会害怕。作为老百姓,大家都害怕病毒。我会想一些好的事情,看看女儿视频,和家人打个电话,就不会那么悲观。家人就是我的动力。”

 

——点我达 武汉骑手 朱建团 35岁

 


”我是武汉人,兼职骑手。

 

这段时间最大的感受就是太压抑了。

 

以前的武汉到了晚上都有很多人,现在白天路上都没什么人,晚上很多家庭也早早就熄灯了,很安静很陌生。这种安静、压抑的武汉,都不是我记忆的武汉了。”

 

——点我达 武汉骑手 郭峰 40岁

 


”我现在来跑单,真的不是为了赚钱,就是想为社会做一点点贡献。对于顾客,基本上能帮忙买的,就尽量满足他们。”

 

——点我达 武汉骑手 吴过 32岁

 

……

 



写在最后



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。”


面对突如其来的「黑天鹅」,每个普通人显得不那么普通了。每座城市里,点我达即时物流平台的骑手,连接起每个普通人的“不普通生活”。他们是我们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,像极了冬日里的阳光,让这个冬天没那么寒冷。



去年,平均每一位点我达骑手跑了两万七千公里,相当于环行了大半个地球。而在最近的点我达数据显示,武汉每一位骑手平均配送距离是以往的1.5倍,平均每单延长到2.6公里。

 

1月23日武汉封城后,生鲜商超的订单大幅上涨,直到原来的四五倍。其中以粮油日用、饮用水消毒液、速食食品等重物居多。面对突然暴增的订单,而骑手人力紧缺,平台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但不断有新鲜血液与生力军加入骑手队伍,大大缓解了运力不足的压力,为网购配送提供依靠。而在这些新加入的骑手中,我们看到最多的是90后们,其中还有11%的女性。

 

而这种压力,直到2月6日骑手呈现出了逐渐返工的趋势,才得以真正缓解。

 

为了确保骑手和用户的健康安全,点我达工作人员为骑手全面配备口罩,体温计、消毒液等用品。并且还为骑手们提供更加安全的配送流程,要求骑手每天测体温,提供消毒配送箱,自动上报健康情况,采用无接触配送方式,最大限度防止疫情的传播。

 

不平凡的时期,大部分人都在为点我达骑手们点赞。




疫情面前,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时代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
比如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,在与生命赛跑;

比如坚守在一线的防护人员,努力保护每个人的健康;

比如英勇的警务人员,让城市依旧安全有序;

还有......

比如大多数呆在家里不能出门的普通人,用自己的力量捐款捐物...

而有一群不得不出门工作的人——点我达的骑手们,做着非常了不起的“小事”,为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提供保障。